首页 > 正文
佛山的毛发移植医院

种植头发大约多少钱,广东省中医院植发价格,广州头发移植一般多少钱,广州植发哪家医院好,广州市种植眉毛中心,越秀区毛发种植排名,广州哪里有睫毛移植,珠海毛发移植的医院,广州荔弯区人民医院植发,秃顶植发需要多少钱

  原标题:起底北京涉嫌扎针幼儿园红黄蓝:讲情怀的创始人和神秘大股东

  因为旗下幼儿园连续曝出虐童事件,刚刚在美股上市的学前教育公司红黄蓝教育(NYSE:RYB),被推到风口浪尖。

  11月22日,多名北京幼儿家长反映,北京市朝阳区管庄红黄蓝幼儿园(新天地分园)国际小二班的幼儿被老师用针扎、喂成分不明的白色药片,并提供了孩子身上多个针眼的照片。

  目前,多部门正联合对此事件进行调查,是否存在虐童及猥亵情况仍待调查取证。

  北京市朝阳区管庄红黄蓝幼儿园的背后,是刚刚于今年9月赴美上市的红黄蓝教育(NYSE:RYB),目前这家公司的市值已经高达7.66亿美元。

  官网信息称,红黄蓝教育(RYB Education)成立于1998年,目前业务遍布中国300多个城市,拥有1300多家亲子园和近500家高品质幼儿园,平均每周有近30万孩子及家庭走进红黄蓝,至今已累计为数百万家庭提供学前教育服务及指导。

  自称中国第一家独立上市的学前教育企业的红黄蓝教育,是谁的公司,它是如何盈利的,为何它会连续曝出虐童风波?

美国东部时间2017年9月27日,红黄蓝董事长曹赤民、总裁史燕来、首席财务官魏萍在纽交所早餐会上致辞。

  

  根据招股书,在纽交所上市的红黄蓝教育是一家VIE架构的公司,它在国内的业务主体为北京红黄蓝儿童教育科技发展有限公司,上市主体为注册在开曼群岛的RYB Education, Inc(Cayman Islands)。上市后,该公司董事长曹赤民对RYB Education, Inc持股比例为23.6%,总裁史燕来为13.5%。

  曹赤民和史燕来是红黄蓝教育的创始人,根据招股书披露的高管简历,曹赤民现年54岁,史燕来46岁。

  按湖南当地媒体早年的一篇报道,曹赤民的经历颇有些“传奇色彩”。

  据张家界日报报道,1979年,曹赤民从桑植一中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西安二炮工程学院。1993年转业后选择下海。他先是到中关村干起了推销电脑的活,后和朋友注册成立华一电子有限公司。1995年,曹赤民获得授权,将“翻斗乐”游乐项目引入北京,并在次年在北京成立了内地第一家“翻斗乐”大型室内游乐场。这给曹赤民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效益。

  1998年,曹赤民在游乐场开辟出两间教室做亲子园,这也成了红黄蓝的起步期。根据官网披露的信息,此后2000年,红黄蓝取得教育部门颁发的0至6岁亲子教育办学许可证,2003年,首家红黄蓝幼儿园在北京成立。

  史燕来是红黄蓝的联合创始人。可查资料显示,她和曹赤民两人在引进翻斗乐项目时,已经进行了合作。

  据史燕来自述,她是2000级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的毕业生。根据北京大学校友网今年的一则报道,史燕来的父母都是普通人,在研究所做研究,“但他们身上有很多特质,从小对我影响很深。比如,我的父亲文采非常好,他可以不用稿子,从早上到晚上谈一个话题。”

  关于家庭生活,史燕来在接受北大校友会网站采访时表示,在她家里,她的丈夫管生活,“我虽然在工作中很细致,但在生活中很粗。相反,我先生把家里照顾得很细心。”

  对于创办红黄蓝,根据北京大学校友网今年的一则报道,史燕来称,自己在1998年生子时,“才突然发现自己的育儿观念不够,跟孩子没法对话。”于是,1998年7月开始创业。

  回忆创业初期,史燕来称:“我们第一批的老师是从400个人里挑出的4个人,比例只有1%。现在,我们全国的老师也都必须经过培训考核,持证上岗,录取率是55%-73%,淘汰率也不小呢。”

  按史燕来的说法,“亲子园”这个概念是她带团队提出来的,后来还到商标局注册了。

  谈及教育工作,史燕来称,“我觉得‘情怀’非常重要,特别是对于学前教育来说。情怀和热爱是必须的。你爱不爱孩子?如果每天看到孩子都觉得很烦闹,工作怎么能做得好呢?在红黄蓝的发展中,我做每一个决定都有一个原则

  值得一提的是,曹赤民和史燕来二人还算是校友。曹赤民在2007年获得了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和清华大学的联合管理学硕士学位,而本科毕业于北京大学的史燕来,也拿到了该学位。

红黄蓝教育(NYSE:RYB)在9月27日提交给SEC的文件中披露的上市后公司持股情况

  

  不过,红黄蓝的第一大股东并非曹赤民和史燕来。

  近年来,红黄蓝在发展过程中,引入过多轮融资,曹史二人早已让出第一大股东的位置。

  根据招股书,Ascendent Rainbow是红黄蓝教育(NYSE:RYB)的第一大股东,持股比例为30.1%。Ascendent Rainbow隶属于私募投资机构上达资本。

  根据上达资本 (Ascendent Capital Partners) 官网介绍,上达资本是一家专注于中国市场的私募股权投资管理公司,旗下管理的资产主要来自全球知名的机构投资者,包括主权财富基金,大学捐赠基金,退休基金,基金会等。

  上达资本的创始合伙人孟亮(Liang Meng),目前为红黄蓝董事。

  孟亮履历光鲜,毕业于耶鲁大学管理学院,拥有工商管理硕士学位。在2011年创立上达资本之前,孟亮为对冲基金之一德劭集团(D。 E。 Shaw)的全球董事总经理,另外孟亮还曾任摩根大通(亚太)董事总经理,投资银行中国区联席主管,并担任摩根大通的亚太区并购委员会和中国业务发展委员会成员。上达资本的投资项目,除了红黄蓝,还有大众点评、双汇母公司万洲国际等。

  关于投资红黄蓝的契机,孟亮在接受《创世纪》采访时称,最初是管理层找过来寻求专业建议,他们想实现管理层收购,从而更好地把控发展方向。红黄蓝的原有投资人想要退出,给公司介绍了新的投资人,“我当时建议他们自己举手买。他们没钱,我们就借钱给他们。”

  上述报道提及,2015年11月,上达资本旗下基金Ascendent Rainbow (Cayman) Limited借了5170万美元给红黄蓝的管理层,拿到的是可兑换可赎回票据(exchange redeemable notes),可以在一定条件下兑换成红黄蓝的股权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孟亮领衔的上达资本在红黄蓝上市时,还卖出了一部分股权。

  在此之前,红黄蓝至少曾两度引入战略投资人。其中之一便是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。

  北京大学校友网的报道提及,早在2011年,徐小平就曾对外介绍,红黄蓝是他个人身份成功投资的品牌。

  据浙江在线2011年报道,徐小平在一场论坛上表示,学前教育领域的“红黄蓝”就是外语培训领域的“新东方”。红黄蓝教育VIE架构中在国内成立的北京红黄蓝科技发展有限公司,徐小平曾担任其董事,不过在2015年10月就退出了董事名单。

红黄蓝的分业务营收情况

  

  在这波虐童风波爆发前,红黄蓝堪称一个成功的投资项目。

  孟亮在接受采访时就提及,红黄蓝的上市进程比原计划要快,“距离我们投资还不到两年时间。”

  眼下,红黄蓝的规模已经不小。

  从2014年起,红黄蓝的营收保持着稳步的增长,2016年营收达到1.08亿美元(按当下汇率换算,约合7.1亿元人民币),净利润为590万美元(约合3885万元人民币)。2017年1至6月,公司营收达到6433.8万美元,净利润为490万美元。

  根据招股书,红黄蓝自称是中国最大的幼儿教育服务提供商,截至2017年6月30日,业务已经遍及中国超过30个省份,业务包括开办幼儿园、亲子中心(play-and-learn centers)以及提供家庭教育产品,同时,红黄蓝也在开发教育课程,并提供幼儿园运营解决方案。

  幼儿园是红黄蓝教育的核心业务, “红黄蓝”品牌幼儿园针对的是2至6岁的儿童,采取了直营和加盟的模式。

  红黄蓝总裁史燕来此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目前红黄蓝幼儿园采用直营带加盟的全国发展模式,红黄蓝亲子园是以直营作示范,全国以加盟连锁模式发展。

  截至2017年6月30日,红黄蓝直接开设了80家幼儿园,学生人数为20463人,红黄蓝还授权开设了175家幼儿园,共覆盖130个城市。红黄蓝会对加盟幼儿园收取一次性的授权费用,这些加盟幼儿园每年还会支付红黄蓝品牌、学习内容的使用费。亲子中心的数量从2014年底的511家增长至2017年6月30日的863家。

  红黄蓝称,公司营收的增长驱动力是直营幼儿园及其学生数量、加盟幼儿园数量的快速扩大。利润来源主要是学费,加盟费以及教育相关产品的销售费用、培训和其他服务费。其中,来自幼儿园和亲子中心的学费占据了红黄蓝营收的七成以上。

  红黄蓝曾考虑过经营电商。

  2015年,有媒体报道,在徐小平的牵线搭桥下,史燕来和蜜芽宝贝的创始人刘楠成立了母婴跨境O2O电商公司青田优品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在一家自媒体发布的对上大资本创始合伙人孟亮的采访中,孟亮提及了上述徐小平撮合史燕来成立的电商业务,孟亮称:“红黄蓝之前的亏损,很大程度上与此有关。叫停之后,营运利润就开始回升了。”

  

  值得关注的是,在招股书风险提示章节,公司的业务依赖于公司的品牌认知度,如果无法维持品牌声誉及知名度,业务和营收情况则可能会受到影响。

  红黄蓝专门提及公司业务依赖于招聘、训练和持续吸引努力且符合资质的老师及管理人员,“尽管我们持续强调服务质量、对老师进行培训,但我们不能确保老师们一致完全遵守我们的服务规范和标准,任何不良行为和令人不满意的表现都将会伤害公司声誉,对于营收和利润有潜在影响。”

  红黄蓝列举了2017年4月份的例子,当时在网上流传的一段视频显示,红黄蓝幼儿园的老师对孩子推搡踢打,红黄蓝教育称,这产生了极其负面的公众影响,是对品牌的伤害。

  如今,又到了红黄蓝教育面临考验的时刻。

  事件进展: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媒体评论:

  

  

  

  

  

责任编辑:霍宇昂

  原标题:起底北京涉嫌扎针幼儿园红黄蓝:讲情怀的创始人和神秘大股东

  因为旗下幼儿园连续曝出虐童事件,刚刚在美股上市的学前教育公司红黄蓝教育(NYSE:RYB),被推到风口浪尖。

  11月22日,多名北京幼儿家长反映,北京市朝阳区管庄红黄蓝幼儿园(新天地分园)国际小二班的幼儿被老师用针扎、喂成分不明的白色药片,并提供了孩子身上多个针眼的照片。

  目前,多部门正联合对此事件进行调查,是否存在虐童及猥亵情况仍待调查取证。

  北京市朝阳区管庄红黄蓝幼儿园的背后,是刚刚于今年9月赴美上市的红黄蓝教育(NYSE:RYB),目前这家公司的市值已经高达7.66亿美元。

  官网信息称,红黄蓝教育(RYB Education)成立于1998年,目前业务遍布中国300多个城市,拥有1300多家亲子园和近500家高品质幼儿园,平均每周有近30万孩子及家庭走进红黄蓝,至今已累计为数百万家庭提供学前教育服务及指导。

  自称中国第一家独立上市的学前教育企业的红黄蓝教育,是谁的公司,它是如何盈利的,为何它会连续曝出虐童风波?

美国东部时间2017年9月27日,红黄蓝董事长曹赤民、总裁史燕来、首席财务官魏萍在纽交所早餐会上致辞。

  

  根据招股书,在纽交所上市的红黄蓝教育是一家VIE架构的公司,它在国内的业务主体为北京红黄蓝儿童教育科技发展有限公司,上市主体为注册在开曼群岛的RYB Education, Inc(Cayman Islands)。上市后,该公司董事长曹赤民对RYB Education, Inc持股比例为23.6%,总裁史燕来为13.5%。

  曹赤民和史燕来是红黄蓝教育的创始人,根据招股书披露的高管简历,曹赤民现年54岁,史燕来46岁。

  按湖南当地媒体早年的一篇报道,曹赤民的经历颇有些“传奇色彩”。

  据张家界日报报道,1979年,曹赤民从桑植一中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西安二炮工程学院。1993年转业后选择下海。他先是到中关村干起了推销电脑的活,后和朋友注册成立华一电子有限公司。1995年,曹赤民获得授权,将“翻斗乐”游乐项目引入北京,并在次年在北京成立了内地第一家“翻斗乐”大型室内游乐场。这给曹赤民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效益。

  1998年,曹赤民在游乐场开辟出两间教室做亲子园,这也成了红黄蓝的起步期。根据官网披露的信息,此后2000年,红黄蓝取得教育部门颁发的0至6岁亲子教育办学许可证,2003年,首家红黄蓝幼儿园在北京成立。

  史燕来是红黄蓝的联合创始人。可查资料显示,她和曹赤民两人在引进翻斗乐项目时,已经进行了合作。

  据史燕来自述,她是2000级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的毕业生。根据北京大学校友网今年的一则报道,史燕来的父母都是普通人,在研究所做研究,“但他们身上有很多特质,从小对我影响很深。比如,我的父亲文采非常好,他可以不用稿子,从早上到晚上谈一个话题。”

  关于家庭生活,史燕来在接受北大校友会网站采访时表示,在她家里,她的丈夫管生活,“我虽然在工作中很细致,但在生活中很粗。相反,我先生把家里照顾得很细心。”

  对于创办红黄蓝,根据北京大学校友网今年的一则报道,史燕来称,自己在1998年生子时,“才突然发现自己的育儿观念不够,跟孩子没法对话。”于是,1998年7月开始创业。

  回忆创业初期,史燕来称:“我们第一批的老师是从400个人里挑出的4个人,比例只有1%。现在,我们全国的老师也都必须经过培训考核,持证上岗,录取率是55%-73%,淘汰率也不小呢。”

  按史燕来的说法,“亲子园”这个概念是她带团队提出来的,后来还到商标局注册了。

  谈及教育工作,史燕来称,“我觉得‘情怀’非常重要,特别是对于学前教育来说。情怀和热爱是必须的。你爱不爱孩子?如果每天看到孩子都觉得很烦闹,工作怎么能做得好呢?在红黄蓝的发展中,我做每一个决定都有一个原则

  值得一提的是,曹赤民和史燕来二人还算是校友。曹赤民在2007年获得了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和清华大学的联合管理学硕士学位,而本科毕业于北京大学的史燕来,也拿到了该学位。

红黄蓝教育(NYSE:RYB)在9月27日提交给SEC的文件中披露的上市后公司持股情况

  

  不过,红黄蓝的第一大股东并非曹赤民和史燕来。

  近年来,红黄蓝在发展过程中,引入过多轮融资,曹史二人早已让出第一大股东的位置。

  根据招股书,Ascendent Rainbow是红黄蓝教育(NYSE:RYB)的第一大股东,持股比例为30.1%。Ascendent Rainbow隶属于私募投资机构上达资本。

  根据上达资本 (Ascendent Capital Partners) 官网介绍,上达资本是一家专注于中国市场的私募股权投资管理公司,旗下管理的资产主要来自全球知名的机构投资者,包括主权财富基金,大学捐赠基金,退休基金,基金会等。

  上达资本的创始合伙人孟亮(Liang Meng),目前为红黄蓝董事。

  孟亮履历光鲜,毕业于耶鲁大学管理学院,拥有工商管理硕士学位。在2011年创立上达资本之前,孟亮为对冲基金之一德劭集团(D。 E。 Shaw)的全球董事总经理,另外孟亮还曾任摩根大通(亚太)董事总经理,投资银行中国区联席主管,并担任摩根大通的亚太区并购委员会和中国业务发展委员会成员。上达资本的投资项目,除了红黄蓝,还有大众点评、双汇母公司万洲国际等。

  关于投资红黄蓝的契机,孟亮在接受《创世纪》采访时称,最初是管理层找过来寻求专业建议,他们想实现管理层收购,从而更好地把控发展方向。红黄蓝的原有投资人想要退出,给公司介绍了新的投资人,“我当时建议他们自己举手买。他们没钱,我们就借钱给他们。”

  上述报道提及,2015年11月,上达资本旗下基金Ascendent Rainbow (Cayman) Limited借了5170万美元给红黄蓝的管理层,拿到的是可兑换可赎回票据(exchange redeemable notes),可以在一定条件下兑换成红黄蓝的股权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孟亮领衔的上达资本在红黄蓝上市时,还卖出了一部分股权。

  在此之前,红黄蓝至少曾两度引入战略投资人。其中之一便是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。

  北京大学校友网的报道提及,早在2011年,徐小平就曾对外介绍,红黄蓝是他个人身份成功投资的品牌。

  据浙江在线2011年报道,徐小平在一场论坛上表示,学前教育领域的“红黄蓝”就是外语培训领域的“新东方”。红黄蓝教育VIE架构中在国内成立的北京红黄蓝科技发展有限公司,徐小平曾担任其董事,不过在2015年10月就退出了董事名单。

红黄蓝的分业务营收情况

  

  在这波虐童风波爆发前,红黄蓝堪称一个成功的投资项目。

  孟亮在接受采访时就提及,红黄蓝的上市进程比原计划要快,“距离我们投资还不到两年时间。”

  眼下,红黄蓝的规模已经不小。

  从2014年起,红黄蓝的营收保持着稳步的增长,2016年营收达到1.08亿美元(按当下汇率换算,约合7.1亿元人民币),净利润为590万美元(约合3885万元人民币)。2017年1至6月,公司营收达到6433.8万美元,净利润为490万美元。

  根据招股书,红黄蓝自称是中国最大的幼儿教育服务提供商,截至2017年6月30日,业务已经遍及中国超过30个省份,业务包括开办幼儿园、亲子中心(play-and-learn centers)以及提供家庭教育产品,同时,红黄蓝也在开发教育课程,并提供幼儿园运营解决方案。

  幼儿园是红黄蓝教育的核心业务, “红黄蓝”品牌幼儿园针对的是2至6岁的儿童,采取了直营和加盟的模式。

  红黄蓝总裁史燕来此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目前红黄蓝幼儿园采用直营带加盟的全国发展模式,红黄蓝亲子园是以直营作示范,全国以加盟连锁模式发展。

  截至2017年6月30日,红黄蓝直接开设了80家幼儿园,学生人数为20463人,红黄蓝还授权开设了175家幼儿园,共覆盖130个城市。红黄蓝会对加盟幼儿园收取一次性的授权费用,这些加盟幼儿园每年还会支付红黄蓝品牌、学习内容的使用费。亲子中心的数量从2014年底的511家增长至2017年6月30日的863家。

  红黄蓝称,公司营收的增长驱动力是直营幼儿园及其学生数量、加盟幼儿园数量的快速扩大。利润来源主要是学费,加盟费以及教育相关产品的销售费用、培训和其他服务费。其中,来自幼儿园和亲子中心的学费占据了红黄蓝营收的七成以上。

  红黄蓝曾考虑过经营电商。

  2015年,有媒体报道,在徐小平的牵线搭桥下,史燕来和蜜芽宝贝的创始人刘楠成立了母婴跨境O2O电商公司青田优品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在一家自媒体发布的对上大资本创始合伙人孟亮的采访中,孟亮提及了上述徐小平撮合史燕来成立的电商业务,孟亮称:“红黄蓝之前的亏损,很大程度上与此有关。叫停之后,营运利润就开始回升了。”

  

  值得关注的是,在招股书风险提示章节,公司的业务依赖于公司的品牌认知度,如果无法维持品牌声誉及知名度,业务和营收情况则可能会受到影响。

  红黄蓝专门提及公司业务依赖于招聘、训练和持续吸引努力且符合资质的老师及管理人员,“尽管我们持续强调服务质量、对老师进行培训,但我们不能确保老师们一致完全遵守我们的服务规范和标准,任何不良行为和令人不满意的表现都将会伤害公司声誉,对于营收和利润有潜在影响。”

  红黄蓝列举了2017年4月份的例子,当时在网上流传的一段视频显示,红黄蓝幼儿园的老师对孩子推搡踢打,红黄蓝教育称,这产生了极其负面的公众影响,是对品牌的伤害。

  如今,又到了红黄蓝教育面临考验的时刻。

  事件进展: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媒体评论:

  

  

  

  

  

责任编辑:霍宇昂

  原标题:起底北京涉嫌扎针幼儿园红黄蓝:讲情怀的创始人和神秘大股东

  因为旗下幼儿园连续曝出虐童事件,刚刚在美股上市的学前教育公司红黄蓝教育(NYSE:RYB),被推到风口浪尖。

  11月22日,多名北京幼儿家长反映,北京市朝阳区管庄红黄蓝幼儿园(新天地分园)国际小二班的幼儿被老师用针扎、喂成分不明的白色药片,并提供了孩子身上多个针眼的照片。

  目前,多部门正联合对此事件进行调查,是否存在虐童及猥亵情况仍待调查取证。

  北京市朝阳区管庄红黄蓝幼儿园的背后,是刚刚于今年9月赴美上市的红黄蓝教育(NYSE:RYB),目前这家公司的市值已经高达7.66亿美元。

  官网信息称,红黄蓝教育(RYB Education)成立于1998年,目前业务遍布中国300多个城市,拥有1300多家亲子园和近500家高品质幼儿园,平均每周有近30万孩子及家庭走进红黄蓝,至今已累计为数百万家庭提供学前教育服务及指导。

  自称中国第一家独立上市的学前教育企业的红黄蓝教育,是谁的公司,它是如何盈利的,为何它会连续曝出虐童风波?

美国东部时间2017年9月27日,红黄蓝董事长曹赤民、总裁史燕来、首席财务官魏萍在纽交所早餐会上致辞。

  

  根据招股书,在纽交所上市的红黄蓝教育是一家VIE架构的公司,它在国内的业务主体为北京红黄蓝儿童教育科技发展有限公司,上市主体为注册在开曼群岛的RYB Education, Inc(Cayman Islands)。上市后,该公司董事长曹赤民对RYB Education, Inc持股比例为23.6%,总裁史燕来为13.5%。

  曹赤民和史燕来是红黄蓝教育的创始人,根据招股书披露的高管简历,曹赤民现年54岁,史燕来46岁。

  按湖南当地媒体早年的一篇报道,曹赤民的经历颇有些“传奇色彩”。

  据张家界日报报道,1979年,曹赤民从桑植一中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西安二炮工程学院。1993年转业后选择下海。他先是到中关村干起了推销电脑的活,后和朋友注册成立华一电子有限公司。1995年,曹赤民获得授权,将“翻斗乐”游乐项目引入北京,并在次年在北京成立了内地第一家“翻斗乐”大型室内游乐场。这给曹赤民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效益。

  1998年,曹赤民在游乐场开辟出两间教室做亲子园,这也成了红黄蓝的起步期。根据官网披露的信息,此后2000年,红黄蓝取得教育部门颁发的0至6岁亲子教育办学许可证,2003年,首家红黄蓝幼儿园在北京成立。

  史燕来是红黄蓝的联合创始人。可查资料显示,她和曹赤民两人在引进翻斗乐项目时,已经进行了合作。

  据史燕来自述,她是2000级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的毕业生。根据北京大学校友网今年的一则报道,史燕来的父母都是普通人,在研究所做研究,“但他们身上有很多特质,从小对我影响很深。比如,我的父亲文采非常好,他可以不用稿子,从早上到晚上谈一个话题。”

  关于家庭生活,史燕来在接受北大校友会网站采访时表示,在她家里,她的丈夫管生活,“我虽然在工作中很细致,但在生活中很粗。相反,我先生把家里照顾得很细心。”

  对于创办红黄蓝,根据北京大学校友网今年的一则报道,史燕来称,自己在1998年生子时,“才突然发现自己的育儿观念不够,跟孩子没法对话。”于是,1998年7月开始创业。

  回忆创业初期,史燕来称:“我们第一批的老师是从400个人里挑出的4个人,比例只有1%。现在,我们全国的老师也都必须经过培训考核,持证上岗,录取率是55%-73%,淘汰率也不小呢。”

  按史燕来的说法,“亲子园”这个概念是她带团队提出来的,后来还到商标局注册了。

  谈及教育工作,史燕来称,“我觉得‘情怀’非常重要,特别是对于学前教育来说。情怀和热爱是必须的。你爱不爱孩子?如果每天看到孩子都觉得很烦闹,工作怎么能做得好呢?在红黄蓝的发展中,我做每一个决定都有一个原则

  值得一提的是,曹赤民和史燕来二人还算是校友。曹赤民在2007年获得了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和清华大学的联合管理学硕士学位,而本科毕业于北京大学的史燕来,也拿到了该学位。

红黄蓝教育(NYSE:RYB)在9月27日提交给SEC的文件中披露的上市后公司持股情况

  

  不过,红黄蓝的第一大股东并非曹赤民和史燕来。

  近年来,红黄蓝在发展过程中,引入过多轮融资,曹史二人早已让出第一大股东的位置。

  根据招股书,Ascendent Rainbow是红黄蓝教育(NYSE:RYB)的第一大股东,持股比例为30.1%。Ascendent Rainbow隶属于私募投资机构上达资本。

  根据上达资本 (Ascendent Capital Partners) 官网介绍,上达资本是一家专注于中国市场的私募股权投资管理公司,旗下管理的资产主要来自全球知名的机构投资者,包括主权财富基金,大学捐赠基金,退休基金,基金会等。

  上达资本的创始合伙人孟亮(Liang Meng),目前为红黄蓝董事。

  孟亮履历光鲜,毕业于耶鲁大学管理学院,拥有工商管理硕士学位。在2011年创立上达资本之前,孟亮为对冲基金之一德劭集团(D。 E。 Shaw)的全球董事总经理,另外孟亮还曾任摩根大通(亚太)董事总经理,投资银行中国区联席主管,并担任摩根大通的亚太区并购委员会和中国业务发展委员会成员。上达资本的投资项目,除了红黄蓝,还有大众点评、双汇母公司万洲国际等。

  关于投资红黄蓝的契机,孟亮在接受《创世纪》采访时称,最初是管理层找过来寻求专业建议,他们想实现管理层收购,从而更好地把控发展方向。红黄蓝的原有投资人想要退出,给公司介绍了新的投资人,“我当时建议他们自己举手买。他们没钱,我们就借钱给他们。”

  上述报道提及,2015年11月,上达资本旗下基金Ascendent Rainbow (Cayman) Limited借了5170万美元给红黄蓝的管理层,拿到的是可兑换可赎回票据(exchange redeemable notes),可以在一定条件下兑换成红黄蓝的股权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孟亮领衔的上达资本在红黄蓝上市时,还卖出了一部分股权。

  在此之前,红黄蓝至少曾两度引入战略投资人。其中之一便是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。

  北京大学校友网的报道提及,早在2011年,徐小平就曾对外介绍,红黄蓝是他个人身份成功投资的品牌。

  据浙江在线2011年报道,徐小平在一场论坛上表示,学前教育领域的“红黄蓝”就是外语培训领域的“新东方”。红黄蓝教育VIE架构中在国内成立的北京红黄蓝科技发展有限公司,徐小平曾担任其董事,不过在2015年10月就退出了董事名单。

红黄蓝的分业务营收情况

  

  在这波虐童风波爆发前,红黄蓝堪称一个成功的投资项目。

  孟亮在接受采访时就提及,红黄蓝的上市进程比原计划要快,“距离我们投资还不到两年时间。”

  眼下,红黄蓝的规模已经不小。

  从2014年起,红黄蓝的营收保持着稳步的增长,2016年营收达到1.08亿美元(按当下汇率换算,约合7.1亿元人民币),净利润为590万美元(约合3885万元人民币)。2017年1至6月,公司营收达到6433.8万美元,净利润为490万美元。

  根据招股书,红黄蓝自称是中国最大的幼儿教育服务提供商,截至2017年6月30日,业务已经遍及中国超过30个省份,业务包括开办幼儿园、亲子中心(play-and-learn centers)以及提供家庭教育产品,同时,红黄蓝也在开发教育课程,并提供幼儿园运营解决方案。

  幼儿园是红黄蓝教育的核心业务, “红黄蓝”品牌幼儿园针对的是2至6岁的儿童,采取了直营和加盟的模式。

  红黄蓝总裁史燕来此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目前红黄蓝幼儿园采用直营带加盟的全国发展模式,红黄蓝亲子园是以直营作示范,全国以加盟连锁模式发展。

  截至2017年6月30日,红黄蓝直接开设了80家幼儿园,学生人数为20463人,红黄蓝还授权开设了175家幼儿园,共覆盖130个城市。红黄蓝会对加盟幼儿园收取一次性的授权费用,这些加盟幼儿园每年还会支付红黄蓝品牌、学习内容的使用费。亲子中心的数量从2014年底的511家增长至2017年6月30日的863家。

  红黄蓝称,公司营收的增长驱动力是直营幼儿园及其学生数量、加盟幼儿园数量的快速扩大。利润来源主要是学费,加盟费以及教育相关产品的销售费用、培训和其他服务费。其中,来自幼儿园和亲子中心的学费占据了红黄蓝营收的七成以上。

  红黄蓝曾考虑过经营电商。

  2015年,有媒体报道,在徐小平的牵线搭桥下,史燕来和蜜芽宝贝的创始人刘楠成立了母婴跨境O2O电商公司青田优品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在一家自媒体发布的对上大资本创始合伙人孟亮的采访中,孟亮提及了上述徐小平撮合史燕来成立的电商业务,孟亮称:“红黄蓝之前的亏损,很大程度上与此有关。叫停之后,营运利润就开始回升了。”

  

  值得关注的是,在招股书风险提示章节,公司的业务依赖于公司的品牌认知度,如果无法维持品牌声誉及知名度,业务和营收情况则可能会受到影响。

  红黄蓝专门提及公司业务依赖于招聘、训练和持续吸引努力且符合资质的老师及管理人员,“尽管我们持续强调服务质量、对老师进行培训,但我们不能确保老师们一致完全遵守我们的服务规范和标准,任何不良行为和令人不满意的表现都将会伤害公司声誉,对于营收和利润有潜在影响。”

  红黄蓝列举了2017年4月份的例子,当时在网上流传的一段视频显示,红黄蓝幼儿园的老师对孩子推搡踢打,红黄蓝教育称,这产生了极其负面的公众影响,是对品牌的伤害。

  如今,又到了红黄蓝教育面临考验的时刻。

  事件进展: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媒体评论:

  

  

  

  

  

责任编辑:霍宇昂

城市相册
栏目精选
每日看点
重庆正事儿
本网原创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